首页  »  都市言情  »  【大鸡巴肆意肏翻丝袜肥臀】(02)【作者:曹背气丝】加载中加载中
【大鸡巴肆意肏翻丝袜肥臀】(02)【作者:曹背气丝】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按照以下方法,记住本站永久域名!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!避免走失!

网址格式:www.AV888+任意字母.com 例如:www.AV888a.com www.AV888b.com www.AV888c.com ...等等

字数:9167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            第二章  晚间,我在女厕里等了一会儿,拿出手机看看时间,发现丝袜骚货竟然迟到了!  还是说……我摸了摸下巴,这都被我肏熟了的丝袜大屁股还想要飞走?  我回到教室,发现骚货矗着双肉感十足的大丝腿在巡视教室,完全没有去女厕挨肏的意思,见我来了,脸上慌乱之色一闪,但很快压制下来,清咳一声:「屌同学,你迟到了,时间紧,快回座位上去复习吧。」  这骚货,还想用这种低劣的方式逃避我的肏干!  我眼珠一转,不动声色地坐回自己的座位,两三分钟后,找准时机,拿着练习册便走上讲台,恰好将这个骚货卡在讲台后面:「老师,这道题我有些疑惑,麻烦您帮我看下。」  图穷匕……鸡巴现!  霓桦心顿时就跳了出来,见到这巨型鸡巴,又是羞,又是怕,羞它简单粗暴就把自己饱满的馒头穴开垦成泥泞松软的肥美苗床,插进来便淫水四溢,抽出去又骚水飙射,简直就像定海神针一般,一肏进女人这滩淫烂的丝袜水里,就不容有任何的反抗……  她害怕自己真的被肏成丝袜骚逼,所以才借着老师的身份,打掩护。  结果哪知这大鸡巴学生不仅鸡巴大的要命,胆子更是包天,刚把练习册摆到自己面前,大手就摸上了她爽腻的丝袜肥臀,轻轻一抓,便让丝袜最内层的浓精紧贴着丝袜带给她至强的骚糜感!  「小骚货,胆子不小嘛……违抗我的命令,还要我亲自来抓你去挨肏,本以为十几次高潮就已经能把您彻底肏服了呢……今晚不能轻易放过你啊!」我轻轻在她耳边说,吓得骚货肥臀颤抖,我伸手就掐了一把她被丝袜包裹的肥厚阴唇,大声说:「老师,您看,这道题。」  随着我话音一落,霓桦顿时就感觉一颗炽热而坚挺的大东西靠上了自己的丝腿,那鸡巴仿佛有魔力一般,让自己丝袜里包裹的精液顿时就沸腾了起来,烧得她心慌,霓桦吞了口唾沫,小心脏扑通扑通跳,轻声说:「不,不要在这儿!」  「那就给大爷去厕所挨肏啊!」  我狠狠一挺鸡巴,整条阴茎一下倏地没入了她的包臀裙中,深深陷入五层丝袜的肥腻大腿中,在皮裙上顶出一条鼓胀的痕迹,霓桦被撞得趔趄,发出一声妩媚的轻哼。  「老师,您站累了吗,不如先去办公室里歇会儿吧,我扶着您!」  霓桦两眼水汽朦胧地望着我,仿佛想要求饶,但终是感受到自己丝臀上那超大肉棒的律动感,坚定而不可置疑……  霓桦颤了颤肥臀,丝袜骚逼不由自主地开阖,也就是这一下,大滩的精液淫水就漏了出来,丝袜顿时又湿了一大块,她知道,自己注定是逃不过这一劫了,轻咬红唇:「好……」  「同学们,大家先自习,老师有些累,去办公室歇会儿,一会儿我再过来,统一解答问题。」  然后我就紧贴上这个丝袜骚货,看似很热心地搀搂,实际却是把一只手伸进了她的奶罩,把弄着她的大奶,一手拖住她的巨臀,享受它惊人的弹性和丝滑质感,胯下死死抵住她的骚臀肉腿,深陷在丰腴的美肉之中,体验着皮裤丝袜与精液汗水闷热混在在一起的温暖与舒爽。  一路走出教室,公然暴露,这刺激得我头皮发麻,爽得不能自已,更领悟了一个道理,以后再看上哪个丝袜骚货,我只需要拿出鸡巴抵进她们丝袜巨臀的臀缝中就行了,这些骚货比谁都清楚超大鸡巴究真正含义!她们会毫不反抗地仍我押走,就像现在的霓桦这样,被我的大鸡巴顶着,简直比一个被枪抵着头的犯人还要乖巧,风骚动人。  我春风得意,自然也没注意到,教室中,还是有人看穿了我的动作,那是一个坐在前排的碎发女孩,脸颊肉乎乎的婴儿肥软,她牢牢盯住我和霓桦的背影,看我耸动的屁股,还有微微露出的巨型鸡巴,面色潮红,大眼里春水泛光,丰腿内八字地夹紧,一下下地磨,把校服里的内裤彻底浸湿……  一路躲过监视器的镜头,我和霓桦来到了女厕,随意挑了一间马桶池,便是今晚我和丝袜骚货的决战之地,势要在此用我的鸡巴把她彻底征服,让她看到我的鸡巴就淫水横流,让她闻到我的气味,就只能撅起丝袜巨臀,晃动肥美的大肉腿,求我肏弄!  「老师,我很重视今晚我和你之间的这一顿交配,我要把你彻底肏服!」我没有急着就把霓桦按到地上爆肏,而是慢慢地把鸡巴从她淫糜闷热的皮臀里抽出,放在她丰腴紧致的五层丝股间抽送,「我需要你最完美淫荡的配合!」  被我巨大的龟头磨蹭,霓桦朦胧的大眼里顿时就闪过了一道歇斯底里的欲火,但很快就变成了挣扎和痛苦,因为她知道,不论是什么样的配合,都不该是她这样贤惠的教师人妻应该做出的举动。  现在快要变成丝袜骚逼的事实就已经让她痛苦,要再是配合这庞大的鸡巴征服自己,她甚至都不敢想象自己将会堕落成什么样子……  她下意识地搂住自己色气的丝袜大蜜桃,咬着红唇:「屌同学,老师是有老公女儿的,不能……啊……!」  我猛地就是一顶,粗暴打断她的发言,鸡巴狠狠从她胯间撞出,同时箍住她的上半身,只见她肥腻的丝臀抛飞出去后,又无力地顺着我的鸡巴滑落回来,淫糜到了极点。  这野蛮的一撞一滑,顿时就消弭了浪肉所有坚持,好不淫媚地软在我的鸡巴上挂着,我咬住她的耳朵:「老师,我也不占你便宜,这样,只要你肯配合我,我不仅对你不来挨肏既往不咎,而且暂时不动你的屁眼,控制时间,让你今晚能在十二点钟前回家,怎么样?」  说着,我撸起她短小闷骚的皮裙,又掰开被五层丝袜包裹的巨大骚气蜜臀,露出一朵鲜红粉嫩的菊花。  「很娇嫩的屁眼,是第一次吧!骚货老师,别怪我没提醒你,你要是不答应我的条件,让我真肏了你菊花,你可是会被我玩残的!」  霓桦咬着嘴唇,巨乳颤抖得厉害,垂下脑袋,无声地想要抗议。  我也不急,用鸡巴慢慢地深入她的臀缝,目标直指骚货的屁眼。  肥腻的大屁股开始疯狂的晃动,肥臀上抖出一阵一阵的肉浪,想要避开,但毫无作用……  刺啦!  最外层的丝袜忽然被我撕开,龟头往前一冲,顶在第三层丝袜上,猛地就撞上了她的屁眼!  「啊——!不,不要,屌同学,求你,求你别玩老师的屁眼!老师还有老公,今晚还要回家……!我是教师,我是别人的妻子啊……!」霓桦慌了,虽然没被真的肏过屁眼,但对暴菊还是有所了解的,眼前这个尺寸的鸡巴,就连自己肥熟的馒头穴都很难伺候,要是肏进屁眼……霓桦甚至不敢去想!  「不行!既然你不答应配合我,我就要狠狠肏烂你的屁眼!你现在还剩四层……哦不,只剩三层丝袜了,里面那层早就被我肏坏了!等我肏进去,你今晚就别想走了!」  「不要……!哦~ 哦~ 哦……!屌,屌同学,请不要作弄老师!哦……!!」  我充耳不闻,按部就班,鹅蛋大的龟头一下一下的触着她的菊花,淫糜的液体从隔着丝袜的两个性器中同时开始疯狂分泌。  淫液将丝袜狠狠浸湿……  刺啦!  我的龟头顺着湿痕就顶破了一层淫糜的丝袜!  「还有两层哦!小骚货,你看,这两层都还粘满了我的精液!你要是不答应,今晚可能就要被肏成丝精葵花咯!我敢保证,一旦我肏进去,你三天之内都别想下床!」  「不,不要……!放过老师的屁眼吧……看在老师这么顺从你肏逼的份上!」  霓桦喘着粗气,她转过身来,焦急地看着正慢慢深入自己臀肉的巨根,屁眼已经开始有异样的感觉传来,想要推开大鸡巴男孩,却又不敢,最终只是可怜兮兮地把小手放在冰冷的瓷砖上,把丝袜大屁股一点点地往前收缩。  刺啦!  「噫噫噫噫——!」又是一层丝袜的破裂,我的龟头瞬间就突进了十几毫米,龟头带着满是精液的丝袜,就像带着雾气的暴徒一般,狂野地冲进了这块鲜嫩的处女之地。  丝袜肥臀顿时不可遏止地开始颤抖了起来,她哀鸣着大喊:「好!好,好…  …老师服了……!老师答应屌同学,答应大鸡巴主人,今晚会好好配合您肏逼,请您不要干我的屁眼。「  「这才对嘛!」我慢慢停下前突的鸡巴,握着根部甩动肉棒,打在她的丝袜大屁股上啪啪作响,「从现在开始,你将由我彻底支配!就从……自称骚货开始吧!」  「是,骚货会好好配合主人肏丝袜骚逼。」  我满意点点头,收回鸡巴,像是将长剑收回剑鞘,下一次再拔出,就必要天下骚货淫汁四溅!  「你先起来!」听着我的号令,霓桦扭动着精液淫水混合着滴落的骚臀起身,让出马桶,「趴下,把屁股翘起,埋下头。」  霓桦依言照做,像是条被驯化的丝袜母狗。  随后我就站到她的面前,俯视着这个丝袜骚货,一根鸡巴像是要顶到天上,鸡巴下面就是她卷卷的大波浪发丝。  「现在,慢慢抬起头来。」  霓桦为了保住自己娇嫩的菊花,乖乖地执行我的命令,缓缓抬起了美艳色气的骚脸……  猛地就是两颗沉甸甸的大蛋坠入了她的眼帘,茂密的黑毛在它们的周围丛生,像是两颗威严而厚重的巨石,狠狠碾压在她娇嫩的心弦上。  她忍不住咽了口唾沫,右手悄然搭在自己湿气腾腾的丝袜肥穴上,揉捏着,霓桦继续仰望,两颗巨石之中突兀就有一根擎天巨柱拔地而起,威武昂扬,粗壮厚实,青筋鼓胀让她双眼都有些晕眩,手指不自禁就拨开了两道肥厚的阴唇,抠了进去。  再往上,龙头一般的巨型龟头,它油亮而淫糜,仿佛敲击城门的锤头,任何女人它都只需要轻轻一锤,便能让骚货们心甘情愿地彻底打开心门……  不论是胸腔中的那颗真心,还是骚逼里的那颗浪心……  霓桦浑身巨颤,不知不觉就已把溢满精液的丝袜戳进自己饱满的穴里,高潮猛地袭遍全身,  待她再次凝聚视线,让她心神都为之倾倒的巨根上正有一股粘稠刺鼻的前列腺液溢出,一路顺势流下,汇聚在龟头底端,和之前所有的粘液合在一起,悬悬欲坠。  「接住它!」我再次命令道!  霓桦俏颜登时红透,但立马就张开了诱人的红唇,伸出小香舌,一手撑地,一手戳进自己泥泞不堪的肥穴,带出一股股淫液和残留的精液白浆,一下接住了我淫气熏天的臭液,在口中搅拌吞下,咿咿呀呀又高潮过去。  鸡巴的味道,鸡巴的气味,主人的超大鸡巴……好半天,霓桦才从满脑子的鸡巴中回过神来,看着我脸上意味深长的笑容,羞红了俏颜。  「很好,骚货,你的淫荡远超我的预计,够骚气来伺奉我的巨棒!现在,爬过来,完成第二步,用你的喉咙,来为它装上剑鞘!相信我,在你淫糜的伺奉下,它会成为你从今往后最大的快乐源泉!它会肏烂你的丝袜,贯穿你的肥穴,会把你的心灵都淹没在浓稠的精液之中!」  我的话仿佛魔鬼的喃喃,在霓桦耳畔狠狠灌入。  骚货潮红满面,两眼水汽朦胧,动人的美眸近乎是带着看见信仰的光彩,朝圣一般用软嫩的双手将我两颗雄伟的巨蛋托起,然后深深吻住了我巨根的底部。  少许,柔软的舌尖点出,触到腥臭的肉棒,一点点清洗,一点点往上,直到与我的马眼相触碰,她长长的睫毛才微微一颤,双手一前一后将我雄伟的巨根握住,然后大大张开湿润潮糜的淫嘴,小香舌打着转将我的巨根一点点地吞入,包裹,然后吸吮挤压。  我的鸡巴顿时就陷入了一滩柔软而潮湿的淫肉之中……十厘米……十五厘米……二十厘米!  霓桦到了深喉的极限,她面色涨红,但依旧还剩七八厘米的根部露在外面,看得出来,她早已远远超过了自己所能到达的极限,几乎是在深喉技巧为零的状态下,强行让自己吞下我的肉棒。  呜……呜……呜咕……!  紧致的小嘴陡然从顺着鸡巴往外滑出,一道道来不及唆进红唇的津液残留在腥臭的巨根上,反射出一道道淫糜的色光,她受不了了,想要退出去喘口气,结果俏颜忽然一顿,竟是卡在了我巨大的龟头上!  丝袜骚货面色顿时涨红,双手把住我的巨根,这才借力把俏颜往外一拔!  啵——!  在红唇与大龟头分离的刹那,一声淫荡到了极点的拔出声响彻整个女厕,霓桦的俏颜顺着惯性向后仰出,色气的红唇来不及闭合,甩出好几道细长而粘稠的津液,在空中拉出无数银光闪闪的淫丝,牵连着她的淫嘴和我的巨根……  不得不承认,这样淫糜的一幕,让我都有些短暂的失神,最终是嘴角一勾,笑看着这个丝袜骚货,羞得她根本不敢与我对视。  「很好,这一关,也勉强算你……」  我点着头,却忽然被打断!  「等等主人!骚货,骚货还想试一次,我……骚货是第一次深喉,没有经验,没能全部吞下您的巨根,再来一次,骚货一定能把您的巨根全部涂上津液!」  我知道她是完全地沉沦在了我的巨型鸡巴之下,想要在我彻底肏进她的心灵之前,让我这跟注定征服她的鸡巴,得到最完美的强化!  但我沉默了,直勾勾地蔑视着她,冷酷的眼神让霓桦缩了缩脖子。  她低下头,摇晃起浑圆的丝臀,淫媚地爬过来,用脸蛋蹭上我的鸡巴和卵蛋,小狗一样轻轻舔舐:「主人……骚货错了,丝袜骚货不该打断您……原谅丝袜骚货好不好,您的鸡巴实在让骚货不能自禁。」  「情不自禁?哼哼,不错的奉承,不过……你不是想要在含一次吗,来,这次我帮你调整角度,让你体验被大鸡巴占据呼吸的窒息快感!」  丝袜骚货浑身一颤,有些害怕这种惩罚,但同时,她的丝袜骚逼也漏出了更多的淫液……  一分钟的准备时间,骚货只是喘息了一会儿,便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根随身携带口红——深莲红色,为自己骚气的唇仔细涂抹,仿佛要把最美的一刻献给我即将肏烂她丝袜骚逼的庞大鸡巴。  「主人……骚货……准备好了!」  「不错!」不得不承认,我对这丝袜骚货越来越满意了,临时起意,拿出手机,「来,说一段你被大鸡巴征服的宣言,以后这就是你伺奉我肉棒的身份凭证!」  霓桦一张脸上红霞飞舞,双眼深处闪过浓浓的奴性:「我……骚货霓桦,今天被大鸡巴主人按在办公室里狂肏强奸了一个小时,之后就无可救药地深爱上了主人……和主人的大……鸡巴……丝袜骚货在此宣誓,骚货将永远穿上主人喜欢的丝袜,将永远穿上方便掀起的裙摆,随时随地,只要大鸡巴主人想要,就用随时把大鸡巴肏进骚货泥泞的骚逼!」  「很好!我很满意!」我兴奋不已,伸手就把骚货的俏脸拉了过来,深深的马眼重重吻在了霓桦美艳的红唇,「现在,开始吧!」  霓桦风骚地眯起朦胧的狐眼,没有立马张嘴,反而将妖娆丰唇更紧地贴上了我的龟头,啵的一声,在我的龟头上留下了她淫糜的唇印,再深深的用鼻子吸了一口浓郁鸡巴味儿,然后才张开一口湿淫骚气的小嘴。  肉棒开始在小香舌的扫动下一寸寸消失,湿滑温暖的触感也从我的龟头一点点地向下蔓延……  「头抬高,我要看到你的肉棒脸!」  霓桦听着,呜呜淫叫,把淫荡的不行的俏脸展露在镜头之下。  「骚货,你简直就是天生挨肏的荡妇!你双眼里只有鸡巴的模样简直美极了!」  听着我的夸赞,霓桦双脸更红,却也更加卖力,终于彻底吞下巨根,眼神里尽是开心淫荡的色彩,刚想抬头,就被我按住了。  「现在是津液涂抹时间!坚持一分钟哟,丝袜大骚逼!」  我话音刚落,丝袜教师就喷了一地的淫液,一层薄薄的丝袜被湿气腾腾的肥美肉穴浇灌得只剩浅浅一层,湿淋淋滴落着一滴滴的淫液,骚气无限……  一分钟过去了,我这才慢慢地把鸡巴从霓桦湿润温暖的喉咙中拔出,一点点地,不急不缓,每拔出一点,霓桦的双眼就失神一分,就仿佛拔出的不仅是我的鸡巴,还有她淫烂不堪的灵魂……  啵!  龟头瞬间跳出了霓桦变形拉长的红唇,大团大团的津液飞溅,鸡巴前后晃荡,一下又一下打在霓桦淫荡的俏颜上……  啪啪啪……  这一插一拔,让霓桦很久都没能缓过神来,她呆呆把俏脸依偎在我的鸡巴巨蛋上,喘着大气,双眼无神,口水都流了一大滩,却是嘴角带笑……  「清理一下,我们该进行下一步了!」  「是……」  霓桦将她留在我鸡巴上的大滩津液喝下,然后在我的指示下脱掉了她淫荡的高跟和四层湿漉漉的丝袜。  「坐到马桶上去!」  穿着最先那只被我肏烂的浸满精液的黑丝,霓桦有些不明白地坐上马桶盖:「主人,您这是……哦!不,不要……!」  无视骚货的阻拦,我把四只丝袜塞进她的骚逼:「放心,我对扩张没什么兴趣,只是要你的骚水帮我浸润一下这些道具!」  霓桦这才安下心来,脸上更加妩媚骚气,却又忽然想到,自己竟是被这么淫贱地使用,顿时就忍不住开始自慰起来。  「骚货!」我淫笑一声,把大鸡巴握住,狠狠打在她暴露在空气中露出四只袜头的肥穴上,在霓桦妩媚的叫声中,敲的淫汁四溅:「你刚才为它装上了剑鞘,但剑身还不够锋利,现在,你就是我的磨剑石了!」  「我要用它磨坏你的骚浪脚穴、肥腻股穴、深凹臀穴和柔软乳穴!当我采集了你身上所有最淫糜的骚气,你就再也逃不出我超大鸡巴的掌控了!」  霓桦明白,这个男孩不仅是要她宣誓臣服伺奉他的鸡巴,还要用自己一身肥美的骚肉好好淬炼这根巨棒,最后再狠狠肏进自己的骚逼……  那时候,恐怕只需要一下,自己就会彻底沉沦了吧……  想到这样崩坏的结局,霓桦浑身都泛起异样的潮红,嘴里哈出湿气,淫糜非常:「骚货……会好好配合主人的……!」  「很好!」抓住霓桦兴奋得在空中一踢一踢的丝袜嫩脚,我把滑腻的它们一左一右含住我硕大的龟头,腰下一挺,便从她肥嫩的前脚掌一路滑入到柔软的丝袜后跟,挤出一层粘稠的精液:「定好!」  「好……!」  然后我拿住肥美大穴上的一只袜头,猛地一扯,便拽出条湿淋淋的丝袜,举在色气的人妻面前,让她看热气腾腾,淫水下滴的一幕。  在丝袜被抽走的一瞬,霓桦的阴穴狠狠与丝物摩擦,刺激的不行,再又看到这样淫糜的物件竟是从自己的湿穴里拿出,两眼一翻,丝袜骚脚就颤抖着就高潮了,给我鸡巴抖抖瑟瑟地按摩了一波。  我嘿然一笑,拿住丝袜,从下方兜住了熟妇一双浸满的精液小脚,从晶莹的脚趾开始缠绕,一圈一圈,很快就缠满了她整双骚蹄,用两只肉脚夹住我的鸡巴,在用外面的丝袜包裹拉紧,一个淫气腾腾的丝袜足穴就立即成形!  我很满意自己的杰作,试着抽送了几下,鸡巴和精液丝脚非常契合,发出一阵阵噗叽噗叽的黏滑声,丝袜湿滑,软肉肥腻,爽得我大鸡巴一阵阵跳:「骚货,自慰起来,给我润好你的肥穴!」  环握住霓桦润滑的足穴飞机杯,我便开始耸动强壮的下体,顶得骚货浑身颤抖,巨乳在空气中抖成一团,咿咿呀呀地叫,右手指不断没入肥美的嫩穴,挤出一股股淫液,左手则把住自己的奶头,送进嘴里吸吮。  很快,伴随着霓桦高亢的色气淫叫,我也精关一松,小射一波,用龟头将滚烫的浓精涂满她丝滑的嫩肉足底,看着这精液丝袜教师被淫糜的气息爽得直翻白眼,我很满足,把满是精液的大鸡巴从丝足飞机杯里一拔,然后往马桶盖上的空余处一站,把大鸡巴往霓桦脸上一挺:「骚货,知道该做什么吗?」  我见她有些反应不过来,握着鸡巴就用龟头敲在了她的红唇上:「张嘴!归鞘了!」  霓桦一张妩媚的脸顿时就烧红了,两眼布满勾人的水汽:「是……!」  看见淫气升腾的湿滑肉洞再次张开,我点点头,调整好角度,将大鸡巴一点点插进水当当的淫嘴,不紧不缓地将巨大龟头缓缓没入熟妇的喉管,能清晰看到白嫩的脖颈下龟头缓缓前进的模样,这一幕简直十足的淫荡!  当丝袜浪熟的红唇亲吻上我的胯,一种宝剑归鞘的极致爽感让我一阵头皮发麻,我忍不住深深搅动了一下被软肉包裹的大鸡巴:「老规矩,坚持一分钟!」  丝袜母狗登时就又夹紧了一双肉腿,一大股淫液从饱满的穴里溢出,将三只袜头都彻底打湿,不用说也知道,她的阴道里此刻是多么湿浪淫糜。  一分半后,我把霓桦脚上缠的精液丝袜取下,一时间还有些不知把它往哪里放,弃之可惜食之无味,有些烦躁,便又站到马桶上,拿大鸡巴抽打霓桦风骚的脸颊。  「回神了回神了!骚货!」  「啊……!好,好的!」  「我现在问你个问题,你要是答上来了,我就多肏你一会儿,要是没答上来,我就多捅你一会儿!」  霓桦巨乳一颤,显然明白其中的差异,顿时满脸妩媚地贴上了我的鸡巴:「主人,您,您说!」  我把我不爽的原因说了出来,霓桦一时间也想不出答案,便先含住我的龟头,让我消火,半分钟后,她才先讨好地为我做了一次深喉,再从鸡巴上拔下了俏颜:「主人,您把这条丝袜先给骚货,骚货有个点子……」  我把浸满了精液的丝袜丢给她,然后就见她蜷缩起一双肉腿,将浸满精液淫液和汗液的丝袜捆在了一只骚蹄的脚踝上,系了一个淫糜爆表的蝴蝶结形状……  「主人您看,这代表您的鸡巴曾征服了骚货的这里,喜欢吗,主……啊……!  主人,别,别那么猛,啊……!高潮,高潮啦……!!「  「你简直就是天赋异禀的骚!」我拿着从霓桦肥穴中抽出的另一条丝袜,快速捆住了她肥腻的丝袜大腿,直到把鸡巴狠狠挤入了她的股间,感受到同时来自三处浪肉的肥腻,才压住了心中躁动,「以后,这精液蝴蝶结,就是你的专利了!」  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浑身都绑满着样淫荡的装束!!  心里想着,我开始疯狂地撞击眼前的丝袜肥臀,把一双淫气十足的丝袜肉脚撞得一勾一勾……  「啊……哦……!好,好,以后……哦……!主人每征伐……嗯……!征伐一次……!我就……哦……!系一个……嗯……!精液结……!」  啵——!  磨完剑,我又插回剑鞘,期间让霓桦高潮无数……  「骚货,别闲着,快在你的大腿上也系一个结!」  「是……!」  不久,霓桦就被我狠狠压在墙上,深深抽送她凹陷诱人的臀缝,肥臀上当然也捆着一条粘稠的精液丝袜,被我绑成一个叉叉的样子,把肥腻的臀肉紧紧束缚起来,让臀缝更加紧致耐肏.  在我狠狠耸动腰肢的时候,色气熟妇的大腿和脚踝上,都各有一朵淫湿的精液蝴蝶结,随着我的节奏一下下拍打在她的身上,流下一滴滴精液淫液汗水混合的骚水,淫荡无比!  「骚货!我肏你的骚蹄子,你把精液结绑脚踝上,我肏你的三角区,你把精液结绑腿根上,现在我肏你的臀缝,你打算绑哪?」  啪!啪!啪!  「啊……!主~ 人~ !当然,当然……啊……!要绑臀……缝……里……啊……!啦……!」  「不行!那你是留给屁眼的位置!」  啪!啪!啪!  「那就……哦……!系腰上……哦……!放到屁股蛋上儿……!哦哦哦……!  主人……!骚货又高潮啦……!快射骚货一身……射满骚货的皮裤……射满骚货的上衣……!啊啊啊……!绑,绑精液结……!被,被您征服啦……!「  啵——!  「四条丝袜,这么快就用了三条了,」我又从这张百肏不厌的骚脸中拔出鸡巴,看看时间,才过了一个小时不到,下课期间还耽误了会儿,但也远远少于我的预估,「看来你真的太骚了,来吧,赶紧把你的巨乳给我捆上,磨完最后一次,到时候多肏你一会儿也不错!」  「是……!」霓桦红着脸听着自己被肏的计划安排表,很配合地捆起自己的大奶,并在我的要求下,把红唇撅起,亲吻每一次抽送到她嘴边的龟头……  第四次的精液,我直接深喉爆射,最后一射,鸡巴已经拔到丝袜浪熟的红唇上,射了她满满一口的精液:「慢慢吃,小骚货,呆会儿把精液结绑好,在穿上你的高跟,该肏逼了!」  看着神志恍惚,却依旧执行着我的命令,搅拌口中精液的美肉骚货,又看着她溢满了淫液,随着呼吸不断开阖的晶莹肥穴。  「真是幸运,一肏就肏到了你这样淫媚的丝袜浪肉。」  霓桦把第四个精液结在乳沟里绑好,面上红霞蔓延,又听到我这样羞辱的评论,终于再也抑制不住内心深处的情感,浑身都泛起了淫糜的红潮。    「啊……骚货,骚货就是块浪肉……做好了……也热好了……请主人尽情的……吃掉我……!不客气地享用我……!肏进骚货湿润的大肥逼……骚货……骚货……要让您彻底征服……彻底征服啊啊啊啊……!!!」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待续)本帖最近评分记录